看丝瓜视频污片app下载

夜思天深深的看了眼成兰亭,“成兰亭 ,今日之事没完!等出了宫我们再算!”

扔下狠话的夜思天转身向女眷处走了过去,韩墨卿不放心的迎了过来,“天儿,这是怎么了?生什么了吗?”

夜思天摇头,“没事,娘亲,我们回去坐着吧。”

韩墨卿也没有再多问,牵着夜思天的手走了回去了。

夜思天随着韩墨卿刚坐下不久,夜帝便已经带着三位皇子走了进来,她便也随着众人起身给皇上行礼。

夜思天本对宫宴是十分期待的,想着那御膳房做出来的菜会不会比平日里吃的美味一些。只是经过成兰亭的这件事她已经没有了兴趣,只想快快吃完出宫去。

“天儿,你尝尝这个很好吃的。”夜云岚夹了块菜放到夜思天的碗中,看到她精神不济关心道,“生什么事情了吗?天儿你怎么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开心?”

夜思天拿起筷子,浅尝夜云岚给自己夹的菜,“没事,只是觉得有些累了。”

夜云岚听她这么说,心道这孩子定是因这宫中各种规距而觉得有些累了“等用完膳再坐会就可出宫。”

夜思天看到夜云岚脸上的担心,脸上露出笑容来,“其实也还好,姑姑不用担心。”

蒋蕴柔往夜思天的碗中连夹了好几种菜色,“来,天儿,你都尝尝,看看喜欢哪个跟小姨说,小姨再给你夹。”

夜思天面带笑意的点头,这半天在宫里遇到的那些遭事心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清纯女孩的十七岁清晨美图

用这完膳宴后,夜后又请各位去了戏园中看了戏,直到停晚一群人才得以出宫。坐上马车的夜思天终于可以放肆的瘫坐着,这一天抬头挺背挺的她是真的累,“娘亲,你说我们要经常入宫给皇后娘娘请安,不会每次都像今天一样一呆就是一整天吧?如

果是那样的话,我可不可以不要进宫啊,我觉得我的腰都要断了。”

韩墨卿见她瘫坐在座位上,一点形象也没有,“自然是不用呆一整天的,请安的话宫门开的时候便入宫,午膳之前便要出宫了。”

听到韩墨卿这么说,夜思天松了口气“那还好,那还好。我是真的佩服四公主,天天住在那个皇宫之中,每日都保持着那份仪态也是够累的。”韩墨卿笑着伸手给夜思天揉揉腰“公主自小在皇宫长大,那般的仪态已经是习惯自是不会累的。若是你不让她保持那份仪态她反而会觉得累。”说着温柔的寻问道,“可有

舒服些?”夜思天笑着点头,蹭到韩墨卿的身边,头靠在韩墨卿的肩上“娘亲,还好我从小不住在那个皇宫里,只一天我就觉得累得紧了。那皇宫虽大,可是给我的感觉却是很小,

小的很是压抑,我不喜欢。”

韩墨卿疼爱的抚着夜思天的丝,“你从小在洛城长大,平日里我跟你爹也不拘着你,你自由惯了自然是不喜欢皇宫的。”

“所以啊,就算是给我做皇后我也不要住在那皇宫里。”

韩墨卿轻斥“你这孩子乱说什么呢。”

“那我就换句吧,就算是给我做皇上我也不要,唔…… ”

夜思天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韩墨卿捂住了嘴,“不让你乱说,你反而越说越不着调了。”

夜思天将韩墨卿的手拿下,打了个哈欠,头在韩墨卿的脖间蹭了蹭,“娘亲,真困啊,我先睡会等到了家,你叫醒我好不好?”见夜思天迷迷糊糊的模样,韩墨卿心都要化了明明已经十六岁的人了,可还是跟个小孩子一般,说困就困,“恩,睡吧,到了家娘亲叫你。”她倒也希望天儿一直这样没心没肺的活着,八年前洛寒进宫,她的性格大变,那时候她还曾担心过。不过还好,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又变回了那个自己,入京后的这段时间,虽然对洛寒还是爱搭

不理的可是这糊涂的性格却又慢慢的回来了。

在她的心里一直渴望着的便是一家在一起,现下她二哥也在她身边了,她心里其实是开心的吧,只是还使着她的小性子罢了。

韩墨卿握着夜思天的手,再慢一些,时间再慢一些,让她的孩子慢些长大,她害怕再过几年她便不能再做他们的山了。

韩卿卿轻靠着夜思天,享受着这一刻。

不知不觉天色慢慢的暗下来,马车在夜王府门口停下,门外传来笑笑的声音“夫人,到了。”

“天儿?天儿?”韩墨卿轻叫了几声夜思天,夜思天却是不肯醒来。

韩墨卿看着夜思天这般贪睡也不舍再叫她,而这个时候已经下了马车的夜沧辰与韩靖琪、夜洛寒在马车外等着,“怎么了?王妃跟天儿怎么没下来?”

笑笑抬头表示不知道。

这时韩墨卿从里面掀开车帘道,“天儿睡着了,夫君你将她抱进去吧。”

夜沧辰闻言点头“好,”随后向韩墨卿伸出手,“我先扶你下来。”

韩墨卿下了马车后,夜沧辰正准备上马车将里面的夜思天抱下,一边的夜洛寒出声道,“爹,我来吧。”

夜沧辰回身看了看夜洛寒“行,你来吧。”

一边的沅儿看着夜洛寒将夜思天从马车上抱上,动作轻柔的仿佛抱着世间最珍贵之物一般,那眼里的温柔也是她从未见过的。她有些羡慕的看着被夜洛寒抱进府的夜思天,其实只要叫醒小姐便可了,可是就算是王爷也是不忍吵醒小姐的,而今日在宫中时,长公主与卓夫人对小姐也是百般的关心

跟呵护,长公主府的公子以及卓公子也都跟主子一般的宠着小姐,这便就名副其实的集万千宠爱为一身吧。

夜洛寒动作轻柔的将夜思天放到床上,为她盖上被子。今日她必是累坏了吧,那皇宫之中规距繁多,一言一行都受拘束。

夜洛寒摇手轻抚了抚夜思天的脸颊,看到她微颤的睫毛,手指微顿,然后抚了抚她的额头,“天儿,你何时才能原谅我,何时才能再叫我一声二哥呢?”

看着那抖动频率越来越高的睫毛,夜洛寒忍不住微叹息,将夜思天身上的衣服又往上拉了拉,“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夜洛寒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关门声传来,床上的夜思天也睁开了眼睛,其实从他抱起自己的那一刻她便已经醒来了。那个胸膛实在太不一样了,不似爹爹的宽阔,也不似大哥的温暖,只有陌生,却

又有一种陌生的亲近。

她应该立刻醒来从他的怀中逃开的,她还生着他的气呢。可是她又有些贪恋,这可是她二哥的胸膛。是她思念了八年的二哥。

夜思天从床上坐了起来,抬手抚着方才被夜洛寒抚过的地方,嘴角微微扬起,二哥的手还是像以前一般的暖和,不像她的,总是冰冰冷冷的。第二日一早夜思天便拿着一罐药来到了夜洛寒的院子,找到沅儿后看到她脸上伤似消肿了些,“昨天晚上我在马车里便睡着了,没想到眼睛一睁就天亮了,也没来得及给你

拿药,不过现在看来倒是好了些。”

沅儿倒没想到夜思天一早便会给她送药来“昨天晚上主子给了我一罐药让我净完面以后涂到红肿处。”

夜思天将自己手里的药罐递到沅儿的面前“虽然你已经不需要了,但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你便收着吧。”

沅儿接过夜思天手里的药,“谢谢小姐。”夜思天道,“不用客气,说起来你还是因为我才会受的伤。不过沅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受这委屈的。昨日在皇宫之中,先前我跟魏书雅之间已经有了争执,也实在不

宜再惹事端了。只是当时我不跟那成兰亭算帐,不代表我一直不跟他算帐。你放心吧,等到下次遇到他的时候,我一定会替出头的。”

沅儿其实一点也不在意,夜思天为不为她出头,以前在宫中还未去先太后身边之前,这样的事情她遇到的多了,也习惯了。

“谢谢小姐,只不过小姐不必为奴婢这般费心的,若是日后再遇到成公子还是离远一些的好。”沅儿说。

夜思天闻言叹息道“沅儿,你这个人就是太善解人意了。其实你不要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偶尔也要为自己想一想。”

自己?沅儿笑着摇了摇头,从她入宫做奴婢的那一刻她便只是一个奴婢没有了自己。后来跟了太后,再由太后赏给了主子,至那以后,她便更没有自己了。她的眼里,心里只有

主子而已,无论什么样的事情,她第一个考虑的都是主子。

你是不是喜欢我二哥?

这句话在夜思天的嘴边徘徊着始终没有问出口,她其实跟沅儿也没有很熟,她这些天陪在她的身边也不过是二哥的吩咐,自己突然就这样问她未免也有些塘突了。

“对了,笑笑姑娘呢,怎么没有看到她?”平日里都是小姐在哪里,笑笑就在哪里的。

“她啊,去练早功了。”夜思天道,“十年如一日,我就没有见她休息过一天。”

沅儿听了很是佩服“笑笑姑娘真的很有毅力呢。”

“有没有兴趣去看看她练功?”夜思天道。

其实宫中不乏武功高强的侍卫,但是她还未见过女子会武功的。一直知道笑笑会武功却也没有真正的看到过,最多也不过是她将成兰亭推倒的时候。

看到沅儿一脸很感兴趣的表情,夜思天道“走吧我们去看看,若是再等一会儿她就要练完了。”

沅儿跟夜思天来到练功房间,笑笑正在练一套剑法,沅儿虽然不懂武功,但是看着笑笑行云流水的招式,以及时不时飞跃起来腾空的旋转身,便觉得很厉害了。

待笑笑一套剑法练完,沅儿忍不住的拍掌。

笑笑听到声音看了过来,“天儿,沅儿,你们怎么来了。”

夜思天走上前拿出干净的手帕为笑笑擦着额头的汗,“沅儿没看过你练功,我带她来见识见识。”

笑笑接过夜思天手里的手帕,脸上泛起一丝羞意“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我就随便练练。”

看着两人之间的自然而又亲昵的举动,沅儿真心道,“小姐跟笑笑的感情倒比起亲姐妹还要好。”

“我两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是要好的。”夜思天说着向看笑笑道,“练完了便陪我一起用膳去,刚好也一起想想到底怎么整那个成兰亭。”

沅儿闻言微讶,没想到夜思天居然还想着为她出头这件事,忙劝道,“小姐,你真的不必为奴婢出头的。”笑笑道,“你就别劝小姐了,小姐跟那个成公子的梁子是结下了。若是不好好的教训那成兰亭一顿,小姐这心里是不会舒服的。只要是惹小姐不开心的,小姐也不会让他开

心的。”

沅儿微愣,这……“张格,你让马车再快点,太慢了。再这样下去,在爹下朝之前就到不了府了。到时候被爹爹现我又偷偷跑出城去玩,又要生气了,万一再请家法可怎么办。”马车里成

兰亭焦急的催促着。“好的少爷,我正在快马加鞭呢。”马车外的张格嘴上这般应着,手里的马鞭却轻轻的抽打着马,马车的度也没有比方才快上一分,按照这样的度下去,定是不能赶在

成将军下朝前回到成将军府的。这时候天色也已经微暗,这条小路上也只成兰亭的一辆马车。为了走近路成兰亭特意指了这条,可其实他并不知道,这条路比官道还要远,只是张格一直告诉他这条路比

较近他也就信了。

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六皇子夜琦眯眼看着远处小路上的马车,问着身边的侍卫,“彻深,那辆马车看着眼熟是谁家的?”一时间他倒是想不起来了。

彻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清楚道,“回殿下的话,那是成将军府里的马车。”

“成将军府里的马车?”夜琦问“他府里的马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成将军今日出城了?”

他的眼线并没有告诉他成将军今天出城啊?

彻深道“成将军今天并未出城,那马车里的应该是成将军的公子,成兰亭。”

成兰亭?原是那个怂包。前几日在宫中被夜小郡主放狠话吓的连续几天都不敢出门,今日怎么敢出来了?就不怕遇到那夜思天找他算帐吗?

那天成兰亭在宫中打沅儿,夜思天差点跟他起了争执的事情也早已经传开了。“听说当时若不是夜思天身边的两个侍卫拼命拦着,夜思天就要在宫里对成兰亭动手了?”这个夜思天倒也是个爆脾气,先是踢魏书雅下莲花池,后竟想对成兰亭动手,还

是在清宴宫中。

彻深点头,“到底不是自小住在京城的,做事是一身的蛮气。”

夜琦看着远处的马车笑了笑,“她若不是那样的脾气,若不是在宫里与成兰亭结下仇,今日我便也没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先前还想着,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等到一个借力打力的机会,没想到今天这机会倒是送上门来了。

“彻深,你现在也不必随我一起入宫去了,本宫有其他的事情让你去做。”

“请殿下吩咐。”

成将军一回到府中便问了门房,成兰亭在不在府里。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心里又是一阵怒气。从宫里回来后没安稳几天竟又出去了,他就不怕再遇到那夜小郡主,再被欺负了去。成将军心里气着想着倒不如让那夜小郡主给他些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胡乱打人

了。

要不是他自己亲口承认,他还真的不敢相信他居然还敢打人了,事后回到府里他想教训成兰亭的时候又被弟媳跟母亲拦了下来。成将军也是很无奈,每每想教训 的时候总是被拦下,他心里只道,再这样下去他的这个儿子当真就毁了,只能做个酒囊饭袋了,可就算是酒囊饭袋那也不能惹是生非才行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成兰亭找是找夜思天的麻烦。虽然母亲说,或许是夜思天先招惹的兰亭,但是夜思天那孩子他看过,不是那喜欢惹事的人。而且前些日子在宫里见到妹妹,妹妹也说这夜思天也算是个好孩子。现在夜

王府的爵位已经传给了夜洛寒,他今日也已经入朝参政,这夜王府如今也算是重回朝堂了。只是现如今他们是谁也不偏帮的,夜王府时隔八年再次入朝参政,定也不会去趟那浑水。他们只要不去招惹到夜王府,便就行了。可若是招惹到了夜王府,对他成势一族

来说便是一个大麻烦了。

“少爷回府后,让他去我的书房找我。”成豪对门房说。

“是。”

成豪说完便进了府,刚走两步就听到一阵慌乱的叫声,“不好了,不好了!”

成豪一听便是张格的声音,回头便想训斥,却看到张格一身是伤的,满脸是血的瘫倒在了地上,成豪心中一惊,忙上前问道,“这是怎么了,生什么事情了?”张格吃力的撑着一口气道,“将军,少爷,少爷……被,被夜思天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