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看片app推荐一下

周围的声音小变大,则一个人变成两个人、三个人,然后便是一声附和一声的嘈杂,虽然迫于韩老相爷在场的威严,声音微微压低了些,但声音的高度却又能清晰的传到周围人的眼里。

孙玉岩一时间成为了众矢之地,他慌乱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里又愤又恨,或许方才他还有所怀疑可是在看到韩墨卿脸上得惩的笑容,他就知道这件事是韩墨卿的一手策划的。

这一局,他输了,输在太轻敌了。韩墨卿远比他想的还要狡猾,他不应该这么大意的。他早就应该想到,能装傻整整五年的女人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当了他的当,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连他都瞧不起的杨华。

这边的韩墨卿双眼里早已经盈满了泪水,愤愤然的看着孙玉岩,一张脸上布满了委屈、痛苦和绝望。

众人在看到韩墨卿的神情后,心里不禁都为之挽惜与心疼,被自己的父亲这样设计,谁能不伤心呢,谁能不痛苦呢。这个还没及竿的孩子也真是命苦,有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父亲。

韩墨卿直直的盯着孙玉岩,双唇微颤,似有说不出的委屈,最终她轻启薄唇,“父亲……”

话落,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而韩墨卿双眼微微闭起,整个人直直的向后倒去。

“啊,小姐!”

雪阡跟冰夕觉韩墨卿的情况不对,连忙伸手将人扶住。

韩老相爷本来已经被孙玉岩气的头昏脑胀,这会见韩墨卿突然昏倒,心里一急,也忘了怒,急急的冲着身边的韩勇大喊“快,快去请大夫,快去!”

“是。”韩勇应了声,忙迈开步子离去。

“你们快点将小姐扶到屋子里去,好好的照顾着!”韩老相爷说完回头,看着还处在震惊与不甘中的孙玉岩,“孙玉岩,我们的账慢慢的算,要是墨儿有什么事,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小资文艺咖啡店长发美女伤感写真

这话一落,人群里同时传来一声声倒抽气。早知道韩老相爷宠她的孙女,却没想到竟是这么的宠溺,当众就对孙玉岩说了这般狠的话,完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不过转念一想,这韩小姐是他女儿唯一的孩子,老年失女的他自然会将所有宠爱转给了

韩小姐,而孙玉岩这个父亲这般的恶毒,这样的宠爱其实大家伙也都能明白。

韩老相爷说完话后便转身进了韩府,向韩墨卿的院子走去。门外就只剩下杨华与孙玉岩一家,杨华见韩墨卿都已经“晕”过去了,自然明白这出戏也差不多该结束了,不过看方才韩墨卿的模样,就算早就知道,也差点相信了她是因为受不了被父亲伤害的打击而晕过

去。他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跟韩墨卿做了敌了。而现在他这样的后果,他倒觉得其实比起孙玉岩来挺好的了。

“孙玉岩,从此以后你不是我的舅舅,也不是我娘的哥哥,我们杨府跟你什么关系也没有了!你走你的阳光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杨华说完对着孙菇跟杨辛甩了句,“我们回去!”便带头走去。

孙菇看了一眼孙玉岩,虽然是自己的哥哥,但是她现在嫁给了杨辛便是杨家的人,她也只能站在她的丈夫跟儿子的这边,必竟他们才是她能依靠的人,拉着一旁的杨辛“夫君,我们回去吧。”

看着走的如此潇洒的杨华,孙玉岩心里在的那颗线一下子就爆了,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还狠狠的踩了自己的一脚,就冲着刚才生的一切,很显然他已经跟韩墨卿勾结在了一起,这个小人!

孙玉岩爆怒的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杨华的衣领,“你这个小人,你凭什么在这里糊说八道!”怒火红了双眼,“你给我说清楚,否刚我跟你势不两立!”杨华一边努力挣脱着孙玉岩一边大叫道,“证据我都拿出来了,你还想不承认吗?孙玉岩,你不仁还怪我不义吗?因为我没有按照你说的去做,毁了表示,所以你就在外面放关于我的流言,你觉得我跟你翻

脸是过份!”说完一个用挣脱开了孙玉岩,“我最后悔的事就是相信了你的话,去设计表妹!”这句话是杨华今天说的最真的一句话,他后悔了,很后悔,如果没有答应孙玉岩,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在大街上

做着骂街的事情,也不会连那方面都会出问题。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你说我糊说八道,你女儿都被你伤的晕倒了,若是个真关心女儿的早就不管不顾的去看她了,你却还在这里跟我火。”杨华冷哼一声,嘲讽一笑“你还真是关心你的女儿啊。”

话落后转身离开,而一边的围观的人“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了。

“我看八成杨华说的话都是真的,就冲他现在的表现,哪里像关心女儿的父亲。”

“八成?我看十成是真的,没看到那封信扔到他脸上的时候,他的反映吗?显然是心虚了啊。”

“是啊是啊,唉,这个韩小姐也真是可怜,有这样一个爹。”

……孙玉岩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屈辱,什么时候这些没权没位的百姓也敢对他评头论足了,他这么多年经营的形象也毁于一旦,而他更担心的是,之后韩迄在官场上会怎么给他下套,方才他的态度显然是不会

轻易饶了自己的。

“大爷,还是先进府里吧。”孙玉岩身边的孙钱提醒着,留在这里,只会让围观的人越聚越多,而对他也的鄙夷也会越来越深。

孙玉岩心里纵然有再多的不甘,此时也只能落跑般的甩袖回府。孙钱在身后跟着。

而此时人群里传来一声极为讽刺和调笑的声音,“乌龟缩到壳里去喽~”人群里猛然传来了一阵爆笑,孙玉岩脸色铁青的转头过去眼神在人群里来回徘徊,想要找出那个说话的人。可是,人太多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说的,而门外的人皆一脸笑容的看着他,分明是一点惧意

也没有。

愤怒一点点的在孙玉岩的心里积聚,他移动步子。

一旁的孙钱连忙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大爷,这个时候我们只能回去众长计议。事情再展下去只会越来越难办。”

孙玉岩紧紧咬着牙,他当然知道现在自己若是对这群刁民做了什么,对他来说会更麻烦。只是心里的那口气一时咽不下去罢了。

孙钱看着他的神情知道他的想法,又劝道,“大爷,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么多年都忍下来了,又何必再急于一时呢。”

这么多年都忍下来了,是啊,都已经忍了十六年了,他又何必再急于一时呢。

孙玉岩长长的舒了口气,眼睛里的怒火已经慢慢的退去,“回去了。”人群里的沐影看着孙玉岩跟孙钱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韩府的院子中,眉头微微扬起,孙玉岩身边跟着的那个人看来倒是有些用的,居然劝下了爆怒中的孙玉岩,恩,既然他对孙玉岩的用处这么大,那也只

好找他下手了。

沐影慢慢的转身离开了还在韩府门口向刚才凑热闹的人描绘着方才生的事情,而事情在通过描述,显然已经达到了另一个层次。

这就是百姓的嘴,三人成虎,不过多久,孙玉岩将为京城人为唾弃,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这边的韩墨卿慢慢的转醒,一睁开眼睛便看到坐在床边沉思中的韩老相爷,她心疼的出声“爷爷。”

正在呆的韩老相爷听到声音,连忙回过头,脸上堆满了担心“小墨儿,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韩墨卿摇头,“没有哪里不舒服,墨儿很好。爷爷,什么时辰了。”

“午时了,你饿了吧,爷爷这就让人给你准备膳食。”

午时了?她睡了这么久?

“爷爷,你用过膳了吗?”

韩老相爷还没有回答,一旁的冰夕就已经出声道,“韩老相爷从早上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吃呢,大夫走后韩老相爷就一直守在小姐的身边。”

韩墨卿看着韩老相爷更心疼了,为了装晕装的像一些,她在去之前就已经吃了少量的安神药,药效一到便很容易便能入睡。没想到她在睡觉的时候爷爷竟然在身边守着,“爷爷……”“你这丫头可真会多话。”韩老相爷虽然语带责备却没有生气,握着韩墨卿的手,“大夫说你只是情绪起伏过大晕过去,不会有什么事。可是我见你一直不醒来,有些担心便在这里守着你了。你不醒,爷爷也

不觉得饿,你现在醒了,爷爷陪你一起吃。”

韩墨卿反握住韩老相爷的手,表情极为认真严肃,“爷爷答应我,以后无论生了什么,你都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你这孩子,突然说这样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怎么了呢。”韩老相爷调笑道。韩墨卿很是认真重覆着,“爷爷,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不管是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身体,就当是为了墨儿。对爷爷来说,墨儿是最重要的存在,对墨儿来说,爷爷更是。若是爷爷因为任何事而伤了身体,墨儿一定会很伤心的。”